我跟某家公司现已而立之年的CEO交情还算不错,但是我跟他在文娱上总有分歧,我认为文娱市场“限制数量逆推精品化”是不可取的,这将导致文娱的单一化和死水化;…

我跟某家公司现已而立之年的CEO交情还算不错,但是我跟他在文娱上总有分歧,我认为文娱市场“限制数量逆推精品化”是不可取的,这将导致文娱的单一化和死水化;但是他却不这么认为,觉得监管部门的负担将会加重,而且造成的从明至暗的连锁反应不可估计。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曾国潘晚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