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道威:“懒得上升 就是觉得烦。” – 转发 @吴忠全: 18年的时候,我有笔钱在p2p爆雷了,我去上海经侦处报了个警,门都没让我进,就在门口填了个表,递了个资…

//@道道威:“懒得上升 就是觉得烦。” – 转发 @吴忠全: 18年的时候,我有笔钱在p2p爆雷了,我去上海经侦处报了个警,门都没让我进,就在门口填了个表,递了个资…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道道威:“懒得上升 就是觉得烦。”

– 转发 @吴忠全: 18年的时候,我有笔钱在p2p爆雷了,我去上海经侦处报了个警,门都没让我进,就在门口填了个表,递了个资料。看那态度也知道钱没啥希望追回来,我也就当自己倒霉了。

可是没想到这次报警,竟让我以后每次去北京都有点麻烦,只要我订了去北京的票,无论出发地在哪,都会收到我老家派出所的电话,一顿盘问,去北京干嘛?住在北京做什么之类的。(但态度很好,甚至还有点谦卑)

后来我听明白了,这话里话外都在套我是不是要去上访。我说我认倒霉了,不上访,也从来没想过上访,可下次还是会来电话,说是上级要求的,我的订票信息也是大数据传给他们的,最严重时一个下午给我打了四个电话,弄得我以为自己一落地北京就要被逮捕了。

昨天电话又打来了,那时我在开会,语气不是很好,我说我都把票退了,你们没收到大数据吗?再说以后能不能给我的名字备注一下,就写不上访三个字,你们和我都能轻松点。也不知道这次沟通能不能变成有效沟通。(我也知道有些基层的民警同志也很为难)

今天后浪这个词很热,我就想说,做为一名后浪,渐渐被生活磨平的我,对于这件事,我都懒得去上升到体制或是个人隐私这个层面上去,我就是觉得烦。

真他妈烦!
ps:我只是讲讲这件事,没有其他诉求。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