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肖战粉丝这半年来的行径,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参与政治/参与公共事务需求的变质爆发。排除掉其中低龄粉丝符合其年龄的心智,随着爱国主义和奶头乐在主流…

我在想,肖战粉丝这半年来的行径,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参与政治/参与公共事务需求的变质爆发。排除掉其中低龄粉丝符合其年龄的心智,随着爱国主义和奶头乐在主流信息世界的霸屏,而能够参与讨论—加入行动的领域又越来越窄:热点社会新闻除了评论区义愤填膺,无法参与到维权追责流程;社会公益活动,被层层捆绑的NGO组织不被允许成规模的行动号召;宗教管理的高压也成了更封闭的同温层;政治话题就更不用想了。

所以这些人能安全、相对自由、不费脑力的在什么领域,全流程施展表达的热情呢?娱乐八卦。加上粉圈经济在其中推波助澜,追星成了少有的,可以不仅限于网上评论的公共话题温柔乡。于是,围绕某个偶像,结实志同道合的人(集会),在网络和线下甚至课堂里为偶像“卖安利”(游说拉票),为偶像的威望付出实际的经济支持(资助),参与各类网上榜单打榜、冲榜(投票),打压抹黑偶像的同类型竞争对手(竞争),举报打倒一切不利于偶像的黑料信息(舆论控制)。这个链条,比键政的小粉红们要完整太多。

换这个角度再去看这群人,会感觉民主不是什么飘在天上的概念。即便在一个扭曲的领域扭曲的规则下,仍然使一批人释放了她们可能都没意识到的某种需求。它在现在的时点表现的如此刺眼,正说明了公共参与的空间被挤压得太过疯狂。

当然,作为一个局域性的反例,我们也可以观察到,没有谨慎设计的参与环境,坏的系统会导致怎样的思维退化,最终又导致行为上怎样的野蛮状态。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