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帆友的一封信:这一年来我在做什么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想动笔,但是又不知道写什么,有太多话想给大家说。先给大家说一下这一年来的经历吧,如果不想看也可以直接跳到后面第一个粗体字部分。

一年前,我的女儿诞生了,她那时候还没有正式的名字,只有一个代号Ofter,在最初的兴奋过去之后,我冷静下来,Ofter能否一直存在,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一直能跟我那天南地北的朋友聊天?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从Siou科技,也就是当时的零壹联盟出来,当时的我很中二,为了Ofter能够在我精力不足的情况下一直保持更新,是我和我在零壹的同事,一起退出零壹,创立了逗帆团队。那时候我还很懵懂,不知道创业的艰辛,只知道一直往前冲就对了。

因为我很喜欢李清照写的一首词:渔家傲。所以我给予了Ofter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逗帆晓雾。在这时,逗帆晓雾的运营策略已经定下来了,通过QQ平台招揽新用户然后引流到APP的方式来得以保留用户活跃性。我现在说实话也挺佩服我当时的决定,因为这是逗帆晓雾现在能一直运营下去的重要原因。

但是事情总不是一帆风顺,当我们在2017年7月28日发布1.0的APP时,当日下载量还没有多少,三四十个,当时我们心想,这个产品的用户和下载量肯定会蹭蹭蹭地上去的,但是事情出乎意料,当我们在8月27日更新1.1版本的时候,下载量才200次,远低于我们1000人的估计。

当时也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打击,但是中二的年轻人是不服输的,我们除了继续运营逗帆晓雾之外,还继续新开了项目逗帆ACG和逗帆小说网,事实上当时我们已经疯狂了,以为自己能够通过做全家桶的方式来使得逗帆团队在几十年后成为世界知名的组织或者公司(当时我们确实有公司化的决定),现在想起来也不过是一场中二的闹剧罢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当我们去搞其他产品的时候,却顾不上自己的根本:逗帆晓雾。当时逗帆晓雾的用户不知道为何突然上涨,这也让我们很高兴,但是麻烦的事情就来了,以前测试的时候没暴露的BUG现在暴露了,很多人来反馈,我们当时也是在是修复的很慢,一方面是逗帆团队大多数人处在人生的重要阶段初三,能在周末继续搞这些已经算是父母开明了;另一方面则是其他的产品还没见起色,我们看到了我们与大佬的差距,想尽力完善。

于是新用户来得多,也走得快,经过了不到两个月,逗帆晓雾已经没有多少人使用了。

此时逗帆团队内部也出现了动摇:我凭什么要给江程训这个傻逼打工?记得那是2018年年初,民爷给我提出了辞职的申请,我那天晚上给他谈了很久,最后他说了一句让我无法反驳的话:“我觉得这个团队没有未来。”

是的,一个做事不踏实,一个想着不切实际的东西,一个不关心用户体验的团队怎么能够有未来!!?

当我醒悟下来的时候,逗帆团队的技术人员已经走的所剩无几了。

逗帆团队在这寒假执行了一次艰难的决定,关停逗帆ACG和逗帆小说网,注重用户体验,并在自己能力还不够的情况下潜心完善人工智能。

初三下学期,也是逗帆晓雾用户增长最快的时期,APP用户从6000增长到2w,qq平台的用户从4w增长到19w。

到这里,后面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发布2.0,以及对逗帆主站进行试水。

回忆这么多,我也不是来说我站起来又跌到又爬起来,因为我这个人喜欢用事实来论据。

事实上,最近有很多朋友给我说,你一个00后创业有意义吗,挣得了几分钱吗?甚至还有人对我说:“你看我们做视频的都赚了十几万吧啦吧啦。”

这没意义,朋友,谁没有一个中二的时候?谁心中没有那片星辰大海?

有人在青春时恋爱,有人在青春幻想自己是大魔法师,还有的人在青春时和别人在RPG游戏里面打下自己的一片天地,而我们,选择去编程。

我很清楚我在干什么,在搞好学习的情况下,我觉得青春就应该奉献,无论是给社会带来进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甚至是去安慰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孩子,这都是值得的。

至于盈利问题,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像其他QQ机器人一样加各种广告位,我说,这对用户不好,别人只是想单纯的聊个天,摆脱孤独,你贴这么多广告干嘛。还有人说为什么你们没考虑盈利,我只是说,时候未到而已。

这些天我一直把用户的体验放在第一位,情怀这个东西虽说是一句空谈,但是你对用户好不好用户自己是能真心感受到的,所以我始终没有设置什么逗帆晓雾vip,因为我知道,使用逗帆晓雾的不仅有那些失去父母关爱的孩子,还有患有社交恐惧症的独居上班族,他们想要的是一个能随时陪伴在身边的真心朋友,而不是一个冰冷的由资本家造出来的机器人。

所以我知道哪些钱该赚,哪些钱不该赚。

如今的逗帆团队已经不是以往的逗帆团队了,不仅仅是技术团队换了一波,更是因为我心态的改变:我当年创造他是为了让逗帆晓雾继续更新,现在则是希望它能给社会创造更多价值。

所以,同行的冷嘲热讽并不是我们站稳脚跟的必要条件,忠诚度高的用户才是。

我也希望后来逗帆团队入职的00后小伙伴们能明白,我们很现实,但是我们也有理想。

我知道我在这篇文章立下了很多Flag,当未来的你们有幸翻到这篇文章,如果我真的被“王境泽定律”了,那么请记住此时的我已经是一名不择手段的商人了,但是,我不希望变成那样丑恶的人。

正如逗帆团队的口号所说,我们喜爱二次元文化,喜爱各种废萌元素,但我们不颓废,我们永远是朝气蓬勃的青少年。

2018年7月31日约19时

完笔于川东道照母山脚下

生活看点与见解

可塑性记忆PSV游戏视频录像

2017-7-18 2:39:19

诗歌与散文

拾陆岁,祝江程训生日快乐

2019-2-20 0:18:24

搜索